主页 > 互联视点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你绝对不会想到

公厕竟然还能变成这样

Public Toilet

每到晴朗的周六,

Laura Clark都会蜷缩在阳台的藤椅上,

脱掉鞋子,甩开工作,捧起一本书,

任双腿随吊椅缓缓摇动。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你可能对此嗤之以鼻:

「这不就是一个普通人的家吗?」

可这个所谓的「普通的家」,

在被Laura Clark改造之前,

只是伦敦街头一个废弃的地下公厕。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Laura初次来到这里是在2005年,

这个建于1929年的公共厕所,

自上个世纪80年代起就无人使用。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堆满垃圾的地面散发着恶臭,

即使捂住鼻子也无法阻挡。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可当时刚获得格拉斯哥艺术学院学位证书,搬到伦敦开始从事建筑行业的年轻建筑师LauraClark,却突发奇想:她要改造这个建于1929年的废旧公厕,建一座小小的地下酒吧或者电影院。

2005年到08年底,花了三年交涉,Laura提出的商业改造被政府拒绝了。但她还没放弃,不能改造用于商业用途,那就改造成一个家,自己住进去啊。

人人都觉得她疯了,没有谁会去住公共厕所,流浪汉都不会。但Laura并不介意,这个公厕,她要定了。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由于公厕位于伦敦三个行政区的交界,又是城市公用设施,获得被改造的允许实在有些困难,她几乎每天都在不同的行政机关间奔波交涉,同时对公厕的各种数据进行监测记录。

又花了整整三年,才终于说服政府工作人员:她能把公厕改造成一个适合居住的家。

2011年,Laura买下了这个废弃的公用厕所,开始了新家改造计划。

废弃公厕极端髒乱,臭气熏天,愿意在此施工的人并不多,改造的过程相当辛苦。在人力缺乏的情况下,Laura必须亲力亲为。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首先敲掉墙上那些

粘了二十多年的男士小便池。

然后,

Laura把一些不承重的墙面打掉。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砸掉几面墙之后,

空间瞬间宽敞了许多,

光线透过天窗,照得整个地下很亮堂。

由于地下无法使用大型机械,

Laura和工人硬是用人力

把满地的砖块碎片抬出地下室。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费力地清理完毕后,

接下来就需要用到各种建材,

重新打造出卧室、厨房、客厅的格局。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地下潮湿,

所以大部分墙面

都被铺上了特殊的防潮木板

只有厨房一处的瓷砖被保留了下来,

Laura说,

总该让别人知道这里曾经是什幺。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最后再给这个新空间,

刷上乾净的白色油漆。

看,是不是焕然一新了!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整整一年零三个月,

地下公厕的改造计划终于完工。

它摇身一变,

成了一个温馨文艺的家。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原本公厕的电闸墙,

成了厨房油烟机的栖息之地。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厨房错落的木架上,

摆满了各种酒和调料。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架子的右上角的3只锅,

被爱做饭的Laura整齐地排列起来。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一只简约的大挂钟下,

是Laura摆放美食的小餐桌。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通向小阳台的过道一侧,

被改成了宽敞的卧室。

红色的床单,红色的帘帐,

让这个家顿时热烈起来。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卧室边上隔出了一个衣帽间,

贴满海报的墙上挂着Laura

衣柜中最性感的黑色蕾丝裙。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走出衣帽间外,

过道的另一侧是鞋柜墙。

女人最性感的高跟鞋,

终于有了陈列的地方。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还有那层布满垃圾的洗手台,

成了带个大浴缸的卫生间,

特意使用的金箔材料,

让整个浴室温暖而华丽。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沿着过道一直走便能来到小阳台,

些许绿植,一张桌子,几张木椅,

在蜡烛的映衬下,很是浪漫。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阴暗的楼梯如今洒满阳光,

还被Laura用心地摆上了花草。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往屋子里随意一看,

落眼之处儘是靓丽的红色。

她说红色是丈夫能够辨识的少数颜色之一,

Laura的丈夫是个色盲。

而家,是她承载爱最美的空间。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很难想像,

这个集厨房、浴室、卧室、客厅、庭院

于一身的文艺豪华一居室公寓,

曾经只是伦敦街头地下一个无人问津的废弃公共厕所。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

用六年奔波交涉的时间找其他住所,

足以找到比这更完美的屋子居住,

但Laura坚持了自己的想法。

她把人人嫌弃的地下公厕,改造成了乾净明亮的家,曾经笑话她的人